电话:020-57896210
赛车赛车结果人家说的是英国下午茶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08 23:42

  在北京,住大房子的人群绝对两极分化。一边是功成名就的中年体面人,一边是涉世不深的“80后”甚至“85后”,而且30岁以下客户购置的房产越来越偏向大户型。这让银行的资深人士们着急了,用今年的网络新词说就是——别让大屋的生活变成一场坏账“杯具”。那么,动辄数 百万上千万的房子里,究竟住着怎样的80后?记者敲开三个年轻业主的房门,他们有的“豪”在奢华家居,有的“豪”在三代供房的“气势”。听着不时表现出超前的成熟,记者想起《我的青春谁做主》中经典台词:你就是一蜗牛,偏要背个乌龟壳。小蜗牛们眼泪汪汪向前爬,始终相信自己明天就能长大,顶起重壳再见天日。

  冬冬告诉记者,爸爸在北京买这套千万豪宅时,打动他的就是一句:留学回来的企业家住那边,层次高。这套房子成了父亲替冬冬做的投资:认识一群喝洋墨水的中产阶级,潜台词就是脱掉山西煤老板的烙印。一年下来,冬冬只认识了几位经常遛狗的邻居。一套房子真的会划分人群吗?冬冬觉得老爸似乎失算了。

  “啪”,一只爱玛仕皮包 在地上,一双小手乱翻,包在地上蹭来蹭去,终于钥匙沾着饼干渣从零食袋里钻出来。23岁的冬冬吐吐舌头乐了,打开了高品质社区星河湾三期的家,“顺脚”将包踢进门。这个价值六位数的包,曾和贝克汉姆老婆一起出现在杂志上。

  进门后,冬冬首先习惯性地打开室内照明,水晶灯光环下的一派欧式奢华登时呈现在记者眼前,大理石板材光鉴照人,酒红色丝绒复古沙发与香槟色的厚重窗帘搭配,逼人的华贵檀木家具透着深邃光泽,在一派高山仰止间,刺眼地点缀着灰太狼拖鞋和维尼熊。“搬进来时就装修好了,据说80%的材料都是进口的,傻贵傻贵的,我不喜欢,太闷了。”冬冬环顾四周说,“灯还不错,很亮,晚上不会害怕。”在这间近300平方米、四居四卫、处处奢华的房间内,只住着一个冬冬。

  “年轻人、贷款、买豪宅。”冬冬一边嘬着可乐,一边琢磨记者的题目,半晌,认真地说:“其实我也借贷了,付出的是正常成长轨迹,换来的是提前进入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也就是说,我长夹生了。”冬冬强调自己出身于晋商家庭,随后又自嘲地笑称就是煤老板。“与浙商不同,晋商并不希望自己孩子接班,特别是女孩。我去年从外地大学毕业后,被爸爸安排在科研单位做行政,家里没盼我多有出息,最主要的是接近文化人,有气质。别跟纨绔子弟混。”同时交到冬冬手里的还有这套房子。“最近大家都议论《蜗居》,我搭不上话,没操过心,所以没共鸣。

  去年年底,冬冬只身搬进这间装修完备的欧式豪宅,两天后就买了条金毛猎犬,“挑个头大的买,一个人在家,空落落的。”其实与老家的别墅比,300平方米的房子并不大,但冬冬总是觉得“有种被家具俯视的感觉。”

  入住一年了,冬冬家里没有接待过邻居,“我似乎辜负了老爸的希望。刚来时参加过一次物业组织的业主联谊,人很少,大家谈的也都是股票、楼市啥的,我插不上话。一梯两户,邻居之间偶尔碰面,人家微微点头,我没敢多说话。”多亏大狗搭桥,冬冬总算是认识了几位经常遛狗的邻居,“终于有一次被邀串门儿,女主人问我要不要喝奶茶,我套近乎地说您是内蒙古的吧,我姥姥也是内蒙古人。结果人家说的是英国下午茶,窘的我呀。”回家后,冬冬前所未有地积极学习酒茶知识,理论知识掌握了不少,但她口渴时依然只想喝可乐。

  冬冬告诉记者,星河湾年轻的业主并不只她一个,甚至有90后小海归独自生活,“我还有班儿上,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打发时间,所以,我挺理解网上炫富的小孩。”

  结束采访时并不太晚,冬冬却执意要开车相送,当得知记者因装修而借居朋友家后,小姑娘眼睛啪地亮了:“你搬我家来吧。”那一刻,她眼中的期盼让记者有了一丝心疼,没人分享快乐,何尝不是一种寂寞。

  100平方米的房子,290万的总价,算豪宅吗?对于小白领杜鹰的工资袋而言,是绝对的豪宅了。上百万的贷款得还,家具也没钱买,杜鹰小两口平常最大的休闲,就是对着各种家居论坛,畅想着把家填满,无比激动地入睡,醒来又是面面白墙。

  小心摸摸媳妇的肚子,杜鹰一声长叹:“儿子,你咋不让老爹缓缓。”27岁的杜鹰和25岁的萌萌住在世纪城一套一百平方米的公寓内,最好的楼层、最好的朝向,理所当然的最贵的价格。两口子加一起一万三千元工资,刨去一万月供,只余三千。

  去年初,两人张罗结婚,“确切地说是两家人张罗结婚,四位爸妈想趁退休前把我们终身大事解决掉,其实主要就是房子。”两家人目标一致,给家里唯一的男孩找学区里的高档房,一步到位的结果就是打着人大附小标签的世纪城。杜鹰当时提出反对意见,不用那么高档次,过两年有实力再换,立即招来反驳声一片。于是,玩着PSP,杜鹰就把房签了,290万总价,首付116万,爹妈抖空家底拿90万、奶奶出20万,姑姑出零头,等待杜鹰和萌萌的是30年,每月1万元月供。

  杜鹰的家说家徒四壁纯属夸张,窗帘是有的,厨卫设施是原房主留下的,电视是萌萌从闺房里搬来的,新买的就是一张床,尺寸从规划中的1.8米,缩成了1.2米。“搬来一年多,没请人来家玩,客人来了连个坐的沙发都没有。”原来的聚会狂,如今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专家说月供占收入的三分之一是安全的,可现在月供占去大半江山,两人守着三千元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就像走钢丝的小熊,不能跟领导发飙、不能辞职、不能生病,过马路要小心不能出意外……一套房子把我生活轨迹划定了,只能向前、向钱。”让杜鹰愤愤不平的是97万的银行利息,发誓节衣缩食提前还款,决不替银行打工。可新来的小生命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其实让杜鹰感到沉重的不止银行贷款,而是全家凑的首付。其中20万是奶奶一分一角攒了一辈子的。萌萌插嘴说,以前他搂着奶奶叫“老太太、大美女”,酣畅淋漓地撒娇,现在恭恭敬敬地叫奶奶。“给银行还贷是体力活,虽然累但坦然。而对于家人,我欠下了一笔永远还不清的感情债。”

  杜鹰也有高兴的时候,做不经意状跟人家谈房子,顺带宣布自己住世纪城,顿时引来一阵赞叹:哥们行呀,学区房,“大HOUSE”呀。那一刻,杜鹰觉得290万听见响儿了。

电话
020-57896210 丨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