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20-57896210
中山灯饰小 镇的工厂租金相对较贵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03 18:34

  “卖场已经太多了。”行走在中山灯饰特色小镇,大大小小的卖场林立,不少商户如此感慨。

  顶着国内首批特色小镇的光环,中山古镇镇(又名“灯都古镇”,以下简称“中山古镇”)已培育30多年的灯饰产业。然而,随着近年各个卖场涌现,中山灯饰特色小镇已由昔日的“十里灯饰街”向“专业商业广场”转变。随着卖场的饱和,中小卖场承压,大型卖场空置率也开始走高。

  日前,《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走访发现,不少中型卖场多个门店无人入驻,一些小卖场则漆黑一片,甚至出现人去楼空的经营窘境。即使是开业接近一年的大型专业卖场,门店入驻情况也不乐观,门店空置现象显著。

  此外,记者看到,规模达10万平方米的大卖场光立方LED城已长时间闲置,场内一片漆黑,门店混乱不堪。中山古镇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卖场已由政府收回,暂不对外开业,以后或往旅游方向发展,但目前仍不清楚,相关规划暂未出台。”

  卖场饱和之外,据多位当地行业人士反映,中山灯饰特色小镇也面临着产品同质化等多方面问题。受访专家指出,特色小镇并非单纯大卖场,需在各个环节形成专业化分工,以提高产业集群效应,“政府要认真研究和规划,控制低门槛竞争,技术不达标准、粗制滥造、偷工减料等问题,要严格监管。”

  对于灯饰企业而言,门店既是线下销售渠道,同时也起着重要的品牌展示作用。随着灯饰产业发展,门店备受各大商家青睐,近年数量不断增长。中山古镇镇政府官网显示,全镇拥有灯饰及其配件工商企业2.6万家,其中灯饰商户8960家。

  记者连日走访市场了解到,中山灯饰小镇的灯饰卖场已分化明显。大规模、配套高端的专业卖场的出现,使得卖场饱和度陡增,冲击着中山灯饰小镇原有的中小卖场。

  早在2015年初,中山古镇政府就已提出产业载体创新,“十里灯饰街”逐渐向“聚合型商业MALL”转变,而当年灯饰专业市场已布局完善,以星光联盟、华艺国际灯饰广场以及利和灯博中心为代表的一批灯饰卖场建成或开业,5年来新建成灯饰专业市场近160万平方米,灯配专业市场近75万平方米。

  “星光联盟对面的小区临街商业物业,原本是小灯饰卖场,后来星光联盟开业后,多数门店都搬了过来。”一位在当地从事灯饰行业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描述,原来卖场的门店后来就逐渐变为现在餐饮类的店铺。

  在华艺国际灯饰广场对面,一位临街门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以前时代灯饰广场、银河灯饰广场那边是最好的,现在人都过这边来了。一般客户都会去星光联盟、华艺国际灯饰广场逛一下,其他就不会太关注了。”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一些中小卖场的空置率攀升的情况已经开始凸显。离星光联盟不远的地方,集中了多个稍显破旧的中小卖场。有几个中型卖场空置了多个门店;另外一个三层的小卖场,漆黑一片,一层仅有寥寥几家门店,二三层门店则是关闭状态。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二三层门店已经关闭了一段时间,现在据说早有商家承包下来,但至今仍未进行装修。

  即使位处镇中心,一家小卖场也遭遇门店人去楼空的经营局面。“前两年生意做得很活跃,今年的生意就慢慢没多少了。”看管人员向记者表示,多数门店今年4月就搬离了,“他们在这里做不下去了,还有欠租金、欠电费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虽开业接近一年,专业大型卖场利和灯博中心也存在一定的空置情况,八层整层门店都是大门紧闭,甚至电梯的八层按钮也未使用,六层和七层也有多个门店处于空置的状态。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耀告诉记者,卖场与企业的经营密切相关,“这本身是市场规律,产业门槛相对较低,大家都来做,结果越来越多,就相互压价,导致利润越来越薄。一般市场都经历过这么一个阶段。然后,实力薄弱的企业、小企业就会退出来,一些实力强、市场占有份额大的企业继续发展。”

  记者在走访中注意到,一家规模达10万平方米的大型专业卖场却长期处于闲置的状态。

  日前,记者步入外墙整洁大气的光立方LED城,却发现里面漆黑一片,偌大卖场空空落落。走了一圈,三层共计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大卖场,仅一层公共区有些许灯光,二三层门店则为空置,均被锁上。仍在营业的店铺仅有一家照明类门店、一家银行支点、一家休闲会所以及两家餐饮店。

  一名负责看管卖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这种几乎“荒废”的状态已持续很长时间,卖场人气冷清是门店搬离的主要原因,而且当时甚至出现门店欠租情况,展示物品就此丢弃店内。记者看到,一张门店搬迁告示落款时间为2017年1月14日,而不少被锁上的门店仍留有不少展示产品。

  “开业一年不到,光立方LED城的门店就基本全部撤了。没人气,门店陆续搬离,这个卖场关了两年吧。没人入驻,算是荒废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光立方LED城定位主要是照明类产品卖场,与灯饰相比,照明类产品展示的需求没那么大,照明功能才是客户比较看重的。”另外,该卖场一名门店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荒废情况大概持续一年多了。”

  相关公开报道显示,光立方LED城在2014年8月8日启动招商,2015年3月18日正式开业,是当时全球在建最大的LED 照明专业卖场,汇聚了800余家国内外LED家居照明、LED现代灯饰等品牌厂商。

  记者梳理了解到,当时新近亮相的光立方LED城成为中山古镇2015年灯博会春季展和秋季展的几大分会场之一,而在2016年灯博会春季展之后,接下来的灯博会分会场名单已没有了光立方LED城。

  上述门店工作人员称:“目前光立方LED城正在调整,已不让单独门店进驻,政府正在对外招标,整体包下的价格约1900万元每年。”

  中山古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光立方LED城现在已由政府收回,现在暂不开业,以后或者会往旅游的方向发展。至于其他更多信息,该工作人员则不予透露。

  针对光立方LED城闲置、未来调整等相关问题,记者致函采访中山古镇镇政府方面,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对外呈现出“海市蜃楼”一般的繁荣景象,实际情况却是人气冷清。记者在连日走访中了解到,不少店主直言生意难做。

  “说实话,生意这几年都不好,今年特别差。”在一个中型卖场里,一位店主说道,“这里竞争很大,你去逛逛就知道,产品雷同的门店有多少家?”

  上述业内人士直言,中山灯饰小镇的人流量越来越少,门店生意一年比一年差。小卖场与大卖场的同类产品,价格已相差不大,因为网络化后,市场更加透明了。另外,卖灯的经销商也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感受到了市场生意难做,原因大概是经济大环境不好,灯饰产能过剩。还有就是同质化问题太严重,因为灯饰行业的门槛太低了。”在中山灯饰小镇租有门店又设有工厂的梁先生(化名)向记者表示。

  梁先生还提到,中山灯饰小镇的工厂租金相对较贵,土地资源较少,是不少工厂搬到其他地方的主要原因,“地方不够,若要扩展工厂,就得搬。”记者在走访过程中看到,与中山古镇毗邻的横栏镇,大大小小的灯饰工厂沿路排布,摆在路边的工厂招聘告示牌多达数十个,延绵数十米。梁先生还指出,今年以来,有一些工厂因为行情不好倒闭不做了,这种情况应该会持续下去。

  “卖场是一个晴雨表,在卖场看到的现象,实际上反映出生产环节的情况。”陈耀指出,特色小镇不是单纯的大卖场,其中还要销售、生产制造等环节形成专业化分工,以提高产业集群效应。

  “产品同质化问题与品牌缺失有关,企业要长期可持续发展下去,必须要有自己独立的品牌,形成自己的品牌优势。”同时,陈耀认为,当地行业应建立同业商会或协会,营造企业自律氛围,避免相互压价,同时向政府反映企业成员利益诉求,“这是建设特色小镇应该具备的一些功能。”

  “在产品同质化的竞争下,企业的利润会越来越薄。灯饰是中山古镇由来已久的特色产业,市场是很大的。为让行业有序健康发展,政府要认真研究和规划,控制低门槛竞争,技术不达标准、粗制滥造、偷工减料等这样一些问题,要去严格监管。”陈耀表示。

  记者了解到,中山古镇镇政府未来将发力打造灯饰专业镇的升级版。从2016年12月公布的“十三五”规划来看,中山古镇的灯饰产业将打造知识产权创造应用和保护高地,以及打造创新发展基地,加快培育创新型企业,加大品牌培育支持力度。到2020年,力争全镇规模以上企业实现翻一番,力促5家企业上市。此外,加快同益、北海、顺成等工业园区工业用地开发,促进镇南片、曹步片、东岸片等老旧厂房升级改造。

电话
020-57896210 丨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