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20-57896210
牟珍琼是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的妻子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09 09:06

  ]海南明日香高尔夫球场是目前能确认到的张家慧、刘远生夫妻俩旗下可能的最大的资产,另一笔比较大的资产,是重庆雷士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雷士地产”)。雷士地产的另一位股东李善杰称,该公司的地块修完房子出售,大致可赚28亿元左右。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海南、重庆报道如果不是那起足够张扬的“敲诈案”, 身为海南高院副院长的

  ,仍在和丈夫刘远生一起努力扩大着家族财富。保守推算,二人现在的相关股权及资产,已超200亿元。网友惊叹,即使每天中500万元大奖,也要11年才行。以频繁替换持股的亲属,构建庞大商业帝国;善用亲属互诉、仲裁,将各种利益锁定;足够长远的谋篇布局……

  5月31日,海南省政法委通报,该省高院副院长张家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该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远生(张家慧的丈夫)涉嫌违法犯罪接受公安机关侦查。

  5月14日,《中国经营报》曾以《海南调查网传海南高院副院长巨额家庭财产事件 当事人称“不发言”》为题,详细报道了张家慧、刘远生可能通过在香港及英属维京群岛设立离岸公司的方式,通过多层股权穿透,持有海南明日香乡村高尔夫俱乐部及土地,以及持有重庆雷士房地产公司70%的股权,并可能透过十几位亲戚、朋友持有大致36家公司的股权等事宜。

  据《等深线》记者此前的调查发现,张家慧、刘远生夫妇与海南明日香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有关联。但这一价值100亿元至275亿元的高尔夫球场究竟是怎么来的,依旧成谜。

  1993年3月16日,海南省土地管理局复函文昌县人民政府,同意县政府将收回的1990亩土地出让给海南旅业公司作为兴建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用地。2007年4月6日,文昌市人民政府给海南旅业公司颁发文国用(2007)第W220031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同年2月14日,经上诉人海南旅业公司申请,文昌县建设局(原文昌县建委)给其颁发了“文建规管字2007第033、034号文昌市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临时证”(下称“两个许可临时证”)。

  该《判决书》显示,同年(记者注:2007年)5月18日,文昌市建设局作出文建撤字(2007)第003号《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以下简称《撤销决定》),认为该局给海南旅业公司颁发的两个许可临时证,经该局对该公司报来申请颁发上述许可临时证的材料进行复核时,发现注册号为“企独琼总副字第002369号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有效期至2007年1月21日止。

  文昌市建设局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四款规定,决定撤销该局于2007年2月14日给该公司颁发两个许可临时证的行政许可。同年5月21日,文昌市建设局又作出文建注字(2007)003号注销两个许可临时证的通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十条第四款规定,注销该局2007年2月14日给海南旅业公司颁发的两个许可临时证。

  2007年6月8日,海南省一中院指定本案由定安县人民法院管辖。定安县法院受理该案后,做出了支持海南明日香公司的判决,文昌市建设局不服,向海南省一中院提起上诉。

  张家慧的简历显示,她于2005年上调至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正处级);2006年3月,她被任命为海南省高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当年12月任审判委员会委员;2010年11月任行政审判庭庭长;2012年6月拟任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当年7月正式被任命为海南省高院副院长。

  该案二审中的上诉人文昌市建设局不服一审判决的理由有4个,均指向一审法院。

  文昌市建设局认为,撤销许可属于行政许可的监督措施,而不是行政处罚,一审判决根据行政处罚认定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显然是错误的;其次,一审判决无视行政审查的原则,认定被上诉人海南旅业公司的营业执照未失效,超越了司法审查的范围;其三,“一审判决认定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临时证的期限在诉讼中中断,是(法院)十分荒唐的超越职权的枉法认定”。

  《等深线》记者注意到,该案的二审法院没有就文昌市建设局提出的“撤销许可属于行政许可的监督措施而不是行政处罚”展开说明,而是直接认定其为“处罚”。《行政许可法》第四十七条规定,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前,应当告知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但是该法没有明确撤销行政许可,是否需要听证。

  工商档案显示,海南明日香旅业公司的全资股东,系在香港注册的华融有限公司。据香港查册处提供的注册信息显示,2004年2月27日,一位名为肖洪有的人在香港成立了华融有限公司。2008年6月4日,刘远生(护照尾号7166)出任华融有限公司董事,同日,原该公司董事肖洪有辞职。

  2009年11月2日,刘远生全额持有华融有限公司的股份,计10000股;2012年12月9日,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任华融有限公司董事;2010年7月21日,华融有限公司扩股至5亿股,每股面值依旧为1元;2010年11月9日,刘远生辞去华融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2月11日,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盛运发展有限公司(SHENGYUN DEVELOPMENT LIMITED)持有华融有限公司全部股权。

  海南明日香高尔夫球场是目前能确认到的张家慧、刘远生夫妻俩旗下可能的最大的资产,另一笔比较大的资产,是重庆雷士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雷士地产”)。雷士地产的另一位股东李善杰称,该公司的地块修完房子出售,大致可赚28亿元左右。

  刘远生介入雷士地产的故事,具有一定传奇性:此前曾在国内叱咤风云的雷士照明老板吴长江,其实早期主要靠重庆万州一位亿万富豪李善杰扶持,李善杰后借雷士照明的名气,在当地拿地搞房地产。李善杰自称该公司的注册资本全系自己独自出资,吴长江的老婆吴恋持60%的股份,均由李善杰打款至吴恋账户,再倒至需要注册的公司账户中。

  李善杰的律师称,黄健明的上述说法有明显漏洞:万州雷士地产的土地作价4.6亿元,与其对价的海南明日香高尔夫项目的土地价值在当时超过100亿元,二者价值差距巨大,但黄健明却用了两块土地“置换”的说法。

  吴长江拿走的雷士地产的公章和财务章,2011年12月12日时,盖在了一份《抵押合同》上。该合同显示,一位名叫蓝天的人(身份证尾号0012),于2011年12月11日与海南唯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南唯舍”)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合同编号2011569号),约定蓝天向海南唯舍出借人民币2亿元,雷士地产以名下的两块共计48271.65平方米土地,为该笔借款作担保。

  李善杰称其发现不对,立即登报申明作废公章、财务章等,以阻止担保进程,并报案称遭到合同诈骗。几个月后,万州区公安局时任经侦部门负责人告诉李善杰称,“此事背后的人,在万州公检法均有深厚的人脉资源。”该负责人建议李善杰撤案后与对方和谈,否则土地和剩余的40%股权都可能保不住。在此之后,李善杰才知对手是刘远生。刘远生夫妇在赴海南之前,是万州区法官。

  《等深线》记者在调查张家慧、刘远生夫妇的相关事宜期间,搜索或找到了多宗有关二人的诉讼或投诉。海南省政法委调查二人后,公布了举报电话,分布在海南、广州、重庆、武汉、温州的一些人通过网络集结在一起,分别或集中反映有关二人的问题。

  2008年,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2008)海中法执字低192号)显示,洋浦恩威贸易公司与海南唯舍仲裁纠纷一案,海口仲裁委于2008年4月2日作出(2008)海仲裁字地35号裁决书已经生效。裁决内容为,确认申请人洋浦恩威贸易公司与被申请人海南唯舍于2006年1月19日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合法有效。责令海南唯舍在收到裁决书起10日内协助办理相关房产登记手续。

  工商档案显示,洋浦恩威贸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牟珍琼,海南唯舍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为杜开洪。《等深线》记者的调查显示,牟珍琼是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的妻子,杜开洪是刘远生胞弟刘义珊的姨妹夫(杜开洪的妻子牟友群,是刘义珊的妻子之妹)。

  2016年12月26日,长沙中院给出《案外人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与武汉因为思特投资公司与唯舍房地产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中止对案外人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所有的位于海南省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1号楼02号铺面(房产证号为海口市房权证海房字HK17××57号)占有范围内土地的执行。

  此案的案由是,2016年11月至2019年4月曾由张家慧的二姐张家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海南唯舍,被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应偿还因为思特欠款1217万元,海南唯舍未还,因为思特向长沙中院申请查封了海南唯舍旗下一块土地。但张家慧、刘远生以案外人身份,提出自己所有的房屋位于该查封地块上,且已办理房产证,要求中止该查封。

  该律师甚至认为,2015年9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才将虚假诉讼列入《民间借贷案司法解释》之列。2015年10月27日,中国第一个虚假诉讼案判例才宣判。2018年9月27日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才公布《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但至少在11年前,洋浦恩威贸易公司与海南唯舍就已经涉嫌熟练操作。

电话
020-57896210 丨网站地图